比特币挖矿机 如何看华铁应急的回复函?应急被问询函回复

 2022-03-05    122  

陷入舆论旋涡的华铁应急(),于8月18日晚披露问询函回复公告,继续否认亿邦国际的多项指控。但投资者似乎也不埋单。8月19日,被错杀的华铁应急,也未出现报复性反弹。

如何看华铁应急的回复函?证券时报8月19日联系事件另一方亿邦国际,得到的回复是“目前没有接到公司对此相关的消息。”而在上周末,该公司原本计划召开第二次媒体说明会,后因“政府有意协调双方协商解决问题”而临时取消。

证券时报记者发现,虽说华铁应急对亿邦国际指控进行了全盘否认,但是从公开信息及此前采访来看,“矿机门”背后仍存在诸多疑点。

托管费收支两方数据打架

亿邦国际实名举报华铁应急的“三宗罪”中,涉嫌财务造假的线索指向华铁应急员工代支付托管费,少计托管费等。按照举报材料,新疆华铁实际支付的托管费用共计支付8635.48万元。

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华铁应急称,经公司核实,原子公司新疆华铁(后改名为)2018年度向托管方支付的托管费用合计5463.79万元,其中向支付5108.13万元。

其他方支付的费用金额3527.35万元,其中与华铁应急员工杨涛、董君娜、胡金萍、陈智潇有关的金额为858.65万元。

华铁应急员工支付的858.65万元是怎么回事?华铁应急回复函显示,上述资金来源为比特币卖出所得,具体情况为:陈宝清使用上述人员的手机号注册比特币账号并绑定了他们各自的银行卡,随后陈宝清将其账号上的比特币转至上述人员的比特币账号并卖出,卖出的款项回到绑定的银行卡上,陈宝清再让上述人员将相关款项用于支付电费。

同时,华铁应急还指出,公司询问上述人员发生的费用的原因,上述人员确认了与的费用与纽博实业相关,与华铁应急及其关联方无关。

新疆华铁支付的托管费是多少?华铁应急的员工没有有代替新疆华铁支付托管费?作为收款方的,应该也有一本账。近日,证券时报记者也联系到北京博瑞,但其说法与华铁应急的问询函的回复内容并不一致。

北京博瑞代理律师向证券时报提供了文字版回复内容显示:当时,冻结新疆华铁股权的背景是,基于北京博瑞是与华铁应急洽谈签订《云计算服务器托管服务合同》(托管服务合同上仅加盖了新疆华铁),并实际是由华铁应急的员工执行该协议,华铁应急员工支付部分托管费用,新疆华铁当时是华铁应急的全资子公司,新疆华铁与华铁应急为关联关系。因此,北京博瑞起诉托管服务费时起诉了新疆华铁与华铁应急,所以就申请冻结了新疆华铁的股权。双方之间的债务是2018年5月28日至2018年11月8日期间,新疆华铁将云计算服务器(即比特币挖矿机)委托北京博瑞管理,在此期间产生的电费及维护费用。托管服务费总共达6272.41万元,北京博瑞仅收到5243.13万元。

同时,北京博瑞代理律师还指出,因新疆华铁拖欠北京博瑞托管服务费,胡丹锋指挥其个人秘书董君娜及其他员工胡晓华、胡金萍、陈智潇等人向北京博瑞支付了100万托管费,该员工个人支付的资金仅为支付拖欠的托管费。北京博瑞与新疆华铁或华铁应急之间没有比特币交易。

对比托管费收支双方的说法不难发现,二者提供的托管费数据不一,甚至还出现了数据打架。概括北京博瑞方面的说法是,新疆华铁托管服务费总共达6272.41万元,仅收到5243.13万元,华铁应急员工代新疆华铁支付了托管费;而华铁应急的问询函回复是,支付北京博瑞支付托管费5108.13万元,员工没有代新疆华铁缴纳托管费,只是代陈宝清转账,替纽博实业的支付托管费,与华铁应急及其关联方无关。

令人费解的租赁生意经

新疆华铁矿机的出租时间为2018年6月1-2018年12月31日,若按照合同约定结算收入,租赁费共计1.02亿元。但是,2018年,华铁恒安开展服务器租赁业营收入共计5300万元。

差额部分去了哪里?华铁应急的解释是,由于比特币价格下降,矿机算力落后等因素,导致承租方挖币所得无法覆盖租金费用。因此,新疆华铁对承租方收取的租金给予了4029.98万元的减免。

承租方的收入,也就是挖矿所得的比特币。根据华铁应急回复公告,经访谈陈宝清,潘倩账户名下的钱包地址由矿机运营方提供,由运营方统一收取矿机挖出的比特币,随后用比特币或将比特币变现后支付相关费用,余下收益归属承租方。4418枚比特币已由运营方于2018年6月至2019年2月全部出售用于相关费用。

已出售的4418枚比特币,即承租方的收入,具体数目华铁应急在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也没有提及。

经查询,2018年6月至2019年2月期间,比特币价格在3275-8172美元/个。即4418枚比特币的交易所得为1446.89万美元—3610.39万美元(按当期汇率6.6折算,9549.47万元人民币—2.38亿元人民币)。如果取中间价来估算,合计所得约2529.15万美元(折后1.67亿人民币)。

承租方的支出是多少?新疆华铁在服务器租赁业务中,与客户约定的租赁分两种模式,第一种是纯租赁计价,单价是5元/台/天;第二种是租赁加托管模式,单价是24元/台/天。托管费用以电费为主,测算电费为13.42元/台/天。

在回复函公告中,华铁应急罗列了具体服务器数量的租赁天数,租赁单价。据此计算,承租方支出“租金+电费”比特币挖矿机,合计为1.02亿元+5373万元,即合计1.55亿元。

也就是说,承租方的毛收入是(9549.47万元人民币—2.38亿元人民币)-1.55亿元,即承租方的毛收入在-5950.53万元到8300万元之间。若4418枚比特币按中间值交易,浮盈12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租赁方的1.02亿元租金,按双方合同约定的计算方式。在具体执行过程中,新疆华铁对4029.98万元租金进行了减免。所以,承租方的毛收入空间在-1920.55万元到1.23亿元左右。

也就是说,在这场租赁关系中,只有4414枚比特币的出售价格,全部在5315美元/个以下,才可能出现华铁应急所说的“承租方挖币所得无法覆盖租金”说法。

比特币的历史价格走势显示,2018年11月之前,价格一直在6000美元以上震荡,随后才出现下挫。华铁应急的回复函公告也显示,从2018年10月下旬开始比特币挖矿机,客户租赁的服务器处于停机状态。换而言之,华铁应急“承租方挖币所得无法覆盖租金,从而减免承租方4029.98万元”的说法,还需要罗列更多的理由才能得到支撑。

但是,按照华铁应急的说法,确实减免了承租方4029.98万元。如此一来,投资者就成了新疆华铁巨损的埋单人。在出售资产时,公司对新疆华铁2018固定资产计提减值准1.43亿元。

另外,上述承租方的收入,是按照亿邦国际的举报材料中4418枚比特币在计算。8月8日公开举报的媒体发布会上,亿邦国际方面还指出,实际挖矿所得要比4418枚比特币多得多。倘若属实,那华铁应急的“承租方挖币所得无法覆盖租金”说法就会更加站不住脚。

都是神秘自然人的错?

从“矿机门”的纠纷来看,神秘自然人陈宝清,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2018年5月7日,新疆华铁与亿邦国际签订产品销售合同1份,约定:新疆华铁恒安向亿邦国际购买云计算服务器8万台,总价4.03亿元。

新疆华铁确认签收的2.4万台矿机,发生出租关系的时间最早为2018年6月1日。但是一个月的运营时间还没到,华铁应急就称,“由于比特币价格下降,加上亿邦国际交付的服务器与市场同类产品相比耗电量大,导致新疆华铁严重亏损,故新疆华铁在同年6月份决定不再继续履行合同。”

新疆华铁原订的5.6万台矿机不要了,由来接手。且“清纽博实业经办人陈宝清也在公安的笔录中承认收到5.6万台服务器。

陈宝清是谁?华铁应急对其身份没有说明,公告的回复是“纽博实业经办人陈宝清”,而非纽博实业工作人员陈宝清。

大型比特币矿场租赁业务由于需要量设备和电力资源,通常是由分布多地的方共同参与。常见的角色大致分为“矿机租赁方”、“矿机租赁业务运营方”、“矿机承租方”。

2018年度,新疆华铁与3家公司发生服务器租赁业务,具体为、、;在具体操作中,充当矿机租赁业务运营方的角色。而另外5.6万台矿机的承租方是谁,公告中未说明,但北京博瑞也是运营方。

华铁应急回复公告显示,公司员工董君娜等人,支付给北京博瑞的858.65万元,是陈宝清使用上述人员的手机号,注册比特币账号并绑定了他们各自的银行卡,随后陈宝清将其账号上的比特币转至上述人员的比特币账号并卖出,卖出的款项回到绑定的银行卡上,陈宝清再让上述人员将相关款项用于支付电费。

据悉,矿机承租方主要通过租用矿机设备来获取挖矿产出的比特币。矿机租赁业务运营方主要组织与对接租赁方与承租方资源,主要职能包括矿机设备维护,电费代缴,收益对账,指导租户接收收益等。

天眼查显示,纽博实业的高管名单,股东名单中,也无“陈宝清”。支付电费理应由承租方或矿机租赁方来承担。陈宝清使用华铁应急员工手机号交易比特币,并为纽博实业缴纳电费的做法,着实令人费解。但这种外人难以理解的代支付方式,却成了亿邦国际实名举报的线索之一。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原文链接:https://www.ceacer.cn/?id=1167

=========================================

https://www.ceacer.cn/ 为 “Ceacer 网安”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