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比特币头部交易所之一币安币安严“完了”

 2022-03-04    204  

监管部门对比特币的态度,只会越来越严

“完了,这次比特币价格还得狂泻。监管部门对比特币的态度只会越来越严。”5月21日晚间,一名比特币投资者向时代周报记者感叹。

当天,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融委)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研究部署下一阶段金融领域重点工作。会议明确指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并“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悲观情绪正在币圈蔓延。

消息一出,比特币应声下跌,从4.1万美元上方不断下跌至3.35万美元。正值开盘时段的美股区块链同样集体转跌。这距离虚拟货币暴跌的夜晚过去不到72小时。此前的5月19日,比特币失守4万美元,价格快速下跌,下探至3万美元,24小时内最高跌幅高达30%。第二大加密货币以太坊的跌幅更让人“胆寒”,价格下挫至1900美元,24小时内最高跌幅达46%。

金融委将比特币挖矿列入打击目标,亦属首次。仅三天前,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等三大金融业协会已联合出手,要求会员机构不得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兑换以及其他相关金融业务。

中国是比特币最重要的市场。

虚拟货币数据提供商在《亚洲加密货币格局》报告中提到,尽管中国的虚拟加密货币市场一直受到监管打压,但仍在发展壮大。报告指出,中国控制着比特币65%的哈希速率(衡量挖矿算力的指标),高于美国(7.24%)、俄罗斯(6.9%)等过。全球比特币头部交易所之一的币安()最早也在中国创立。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比特币挖矿早被地方列入监管范畴。因挖矿产生的能耗问题与“碳中和”趋势的矛盾逐渐凸显。今年5月18日,内蒙古专就虚拟货币挖矿企业设立举报平台。

“除了高能耗问题之外,市场上的确有矿场假借数据中心的名义,骗取政策补贴。”5月22日,一名币圈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在这次定调打击比特币挖矿之前,一些投资者已开始在海外布局矿场。”他预估,矿场出海速度将加快。

监管之路

比特币诞生不过十余年,让人一夜暴富的同时也让很多人损失惨重。

比特币价格从最初不到0.01美元,不断上扬,到2017年突破2万美元,再到2021年初一举站上4万美元关口,4月份更攀升至创纪录的6.5万美元搞掂。上涨行情疯狂。

暴跌和暴涨,如影相随。5月19日,币圈惊魂一日,价格遭遇雪崩式下跌。据比特币家园网站统计数据,5月18日,各主要交易所爆仓总金额高达70.0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460亿元,创下单日最大爆仓纪录。

暴跌原因多元。5月13日,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在社交媒体发文称,因考虑到比特币挖矿和交易造成的化石燃料特别是煤炭使用的快速增加,特斯拉将暂停使用比特币支付。马斯克一直是加密货币的拥趸,他的表态随即引发市场骚动。

多名币圈从业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监管加强是币圈震荡的主要原因之一。“国内各种监管信号不断释放,这造成币圈的整体性恐慌。”一名币圈投资者说。

国内监管对比特币的态度一直保持审慎。

2013年,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下称《通知》),明确: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同等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比特币相关的业务,但仍允许个人自由交易。

2014年至2015年间,比特币市场持续低迷,入局新玩家并不多。2016年,比特币产量减半,单个区块比特币产量从25个变为12.5个。市场上越来越多的投资者逐渐将虚拟货币作为资产避险的手段。截至2016年12月,比特币价格已突破1000美元。

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又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进一步表明对比特币的态度,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是未经授权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等。当时,比特币价格应声而落,从近2万美元高点一路下跌至3000美元左右。

2018年,经历一轮整顿的比特币市场交易冷淡,原本兴盛的矿场变得萧条。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不再关注比特币时,比特币开始迎来新一轮复苏。这一次,比特币走向疯狂。业内人士称,金融委发声,国内虚拟货币市场可谓迎来最严监管。

挖矿衍生问题多

挖矿产生的高能耗等问题,不可小觑。

据剑桥大学的比特币电力消耗指数的最新计算表明比特币 挖矿,比特币挖矿每年消耗约133.68太瓦时的用电量。与2020年全球各国消耗用电量相比,这一数值位于瑞典(131.8太瓦时)和马来西亚(147.21太瓦)之间。

2019年4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征求意见稿)》中,就将“虚拟货币‘挖矿’活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生产过程)”列入“淘汰类”。

2021年2月,内蒙古发改委发布《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征求意见稿)》(下称《保障措施》)中提到,“十四五”期间原则上不再审批新的现代煤化工项目比特币 挖矿,合理有序控制数据中心建设规模,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保障措施》还要求: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2021年4月底前全部退出。按内蒙古计划,2021年全区能耗双控目标为单位GDP能耗下降3%,能耗增量控制在500万吨标准煤左右,能耗总量增速控制在1.9%左右,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等价值)下降4%以上。

在更早之前,内蒙古就已出手,推进整顿虚拟货币挖矿。2018年1月,鄂尔多斯市发布《关于引导我区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有序退出的通知》;2019年11月,内蒙古工信厅发布文件,通知自治区联合检查组赴部分盟市,就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清理整顿情况进行联合检查。

“挖矿的用电成本高企,所以在分布矿场都要考虑到电价。内蒙古等西部地区,电力资源丰富,电价较低,所以成为虚拟货币挖矿的主要分布地。”一名业内人士介绍说。

5月18日,内蒙古发改委公告称,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受理关于虚拟货币挖矿企业问题信访举报。举报范围包括:虚拟货币“挖矿”企业(含其他多种隐藏形式“挖矿”企业和主体);伪装成数据中心享受税收、土地、电价等方面优惠政策的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为从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提供场地租赁等服务的企业;通过非法手段获取电力供应,从事虚拟货币“挖矿”业务的企业。

“打着数据中心的名义挖矿,这在业内不是新鲜事,整顿也是迟早的事。”5月22日,一名参与虚拟货币挖矿的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强监管之下,虚拟货币挖矿“可能得逐步往海外迁移了”。

比特币挖矿对芯片需求强烈。

今年2月,英伟达首席财务官 Kress表示,在上一财年最后一季度中,约有1亿至3亿美元的销售额来自虚拟货币矿工。英伟达在近期宣布将推出专用挖矿芯片“加密货币开采处理器”(CMP),专门用于开采第二大数字加密货币以太坊,以缓解显卡缺货问题。

强监管之下,被称为“矿机重镇”的华强北将直面影响。

时代周报记者曾探访华强北挖矿设备最集中的大楼。在华强北,只要与虚拟货币相关的设备——显卡、矿机,生意都非常火爆。一般来说,挖矿需要用到6至8张显卡组成矿机。目前,官方建议售价5499元的“显卡爱马仕”——英伟达现货价格已从月初1.5万元涨至1.6万元。

在华强北经营显卡矿机档口的老板,往往也会兼职挖矿。不过,按比特币现有的产量,挖矿再套现的时间成本已远高于炒币,但在监管出手前胜在没有太高的风险。

原文链接:https://www.ceacer.cn/?id=406

=========================================

https://www.ceacer.cn/ 为 “Ceacer 网安”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