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骗的艺术-第二章-成为社会工程师(四)

 2019-05-07    2003  

她想知道他们的钱到哪里去了,她的离婚律师对此无能为力。格瑞斯猜想她的律师是那种身居住宅区高楼大厦的法律顾问,才不会为这种“钱到哪里去了”的烂事自找麻烦。

    格瑞斯有办法么?

    他向她保证这是小事一桩,接着报出价格,列出费用,并收了一张支票做为第一笔佣金。接下来,他要面对此事了。如果你以前从未处理过这样的事情,并根本不知道如何跟踪一笔资金的来龙去脉,你该从何做起呢?一步一步地往前挪?好吧,我们来讲格瑞斯的故事。

    我知道信誉支票以及银行与其的联系,我的前妻曾在银行工作。但我并不知道那些专业术语和业务过程,而向我前妻打听则是浪费时间。

    第一步:了解专业术语,设计出获取信息时所需要的对话,以便听起来不会露出马脚。我给银行打电话时,第一位年轻的小姐,吉姆,在我询问他们如何向信誉支票确定自己身份时就有所迟疑,她犹豫着,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我。我被难住了么?才不。事实上,她的犹豫给了我一个重要的线索,提醒我必须给她提供一个可信的理由。当我骗她说为写一本书而做的调查时,便打消了她的怀疑。声称自己是一位作家或电影剧本作者,可以让人放松警惕。

      她知道一些有用的信息,比如信誉支票如何确定打电话人的身份,你可以查询哪些信息,最重要的――吉姆所在银行的交易号。我已准备好提出这些问题,但她的犹豫造成了麻烦。吉姆相信了写书的故事,可她已经有所疑心。如果她更配合些,我就会多问些操作细节了。

    专业术语

    马克(MARK):受骗者

    激警(BURN THE SOURCE):攻击者如果让对方看出来攻击的意图称为激警。一旦对方有所警觉并通知其他人员,以后再想套出类似的信息就十分困难了。

    你必须依靠自己的感觉,仔细的倾听马克的说话内容和说话方式。这位小姐看起来就十分聪明,如果我提出很多的敏感问题,她一定会敲响警钟的。即使她不知道我是谁,我用哪个号码打过来,也不要让任何人注意到有人在打探消息而有所警觉。这是因为我们不想激警,有可能还需要给这个地方打电话的。

    我总是留意那些能够帮助我了解一个人配合程度的微小迹象,其态度各异,从“你听起来真是一个好人,我相信你所说的每一句话”到“打电话给警察,通知国民警卫队,这小子要倒霉了。”

    我发现了吉姆的警觉,于是我打电话给另一个人――克瑞丝。在我的第二个电话中,调查表的把戏很能迷惑人。我把重要的问题插进可以建立信任感的无关紧要的问题中,在信誉支票的交易号问题之前,我通过问她在这家银行工作多久了这样一个私人问题,做了一个最后的小测试。

    私人问题就像一颗地雷,有些人会毫不注意的踩上去,有些人则知道它会爆炸,赶紧躲开。因此,如果我问及一个私人问题,她在回答的语气上没有变化,这就意味着她很可能没有对提问产生怀疑,我可以在她没有疑心的问题之下安全地提出关健问题。

    一个好的私人侦探还知道,千万不要在得到关键信息后马上结束谈话。多问两三个问题,小聊一会儿,然后再说拜拜。如果对方稍后想起你提过的问题,很可能是你最后提出的问题,其它的通常会忘记。

    这样,我从克瑞丝那里得到了他们的交易号和他们查询时所用的电话号码,如果当时我再多问些信誉支票的事,我会更高兴的。但没有进一步冒险,也许更好。

    如同有了一张空白支票,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可以从信誉支票那里获得我需要的信息,甚至不用付费。从前面的情况看出,信誉支票的客服代表十分愿意为我提供信息,于是我知道了我客户的丈夫最近在两个地方申请建立账户。那他将要离婚的妻子寻找的那笔资产在哪里呢?无论在哪家银行,信誉支票都会将其列出吧?

    过程分析

    整个过程都基于社会工程师的基本策略之一,获得公司职员认为无关紧要的信息(实际上它是有用的)。第一个银行职员肯定了打电话给信誉支票时确认身份的术语,第二个职员提供了电话号码和最至关重要的信息――交易号。透露这些信息对于她们来说似乎是无所谓的,毕竟她们认为与之交谈的是信誉支票的工作人员,把号码说出来又有什么不对呢?

    前两个电话为第三个电话打下基础,格瑞斯已经具备给信誉支票打电话需要知道的一切信息,于是冒充信誉支票的客户――国家银行,轻松地查询信息。

    格瑞斯窃取信息的技巧丝毫不逊于一个高超的骗子诈骗钱财时所用的手段,在了解人方面格瑞斯久经磨练。他懂得把关健信息藏在无关紧要的信息中,也知道在套出交易号之前用私人问题来测试对方的配合程度。

      第一个银行职员在确认信誉支票专业术语上的错误几乎是最难防范的,这种专业用语在银行业几乎人人都知道,因此显得无关紧要――无害信息最普遍的表现形式。但第二个职员,克瑞丝,不应该在确定打电话人的身份真实与否之前,就非常乐意的回答问题。她至少应该询问对方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并拔回,这样如果日后发生问题,她还有一个打电话人所使用电话号码的记录。在这个案例中,拔回这样的一个电话还会给攻击者假扮信誉支票服务人员造成很大的困难。

    米特尼克信箱

    这个案例中的交易号相当于一个密码,如果银行工作人员将其与自动取款机的个人识别码(PIN)一样看待,便会对它的敏感性给予重视。你所在的机构中有没有大家没有给予重视的编码和数字呢?

    用以前记录的银行电话号码给信誉支票回拔一个电话(不要用对方提供的号码),以验证对方是否在那儿工作,信誉支票是否正在做一项客户调查,这样的电话还是有必要打的。现代社会人们的工作时间都很紧张,而且这样的确认电话会占用不少时间,考虑到现实中的实用性,建议工作人员在对对方的目的性有所怀疑时打回一个确认电话。

    工程师的圈套

    很多人都知道,猎头公司使用社会工程学来扩大业务范围,这里有一个例子:

    在90年代末,某个不怎么道德的职业介绍所签了一家新客户,一家正在寻找有通讯行业工作经验的电气工程师的公司。负责这个项目的经理是一位女士,有着有磁性的嗓音,和充满诱惑力的言谈举止,这使得她在电话里很容易获取别人的好感和信任。这位女士准备对移动电话服务提供商进行一次偷袭,以期找到一些可能会投奔到竞争对手那里的工程师。她当然不能直接给接线员打电话说:“我要找五年经验的工程师”,那样她的动机会立刻暴露的。她通过询问看上去无关紧要的信息,电话公司人人都可以告诉别人的信息,巧妙的发动了这次袭击。

    第一个电话:接线员

    攻击者使用迪迪?桑德斯这个名字给移动电话服务商的总机打了一个电话,对话情形大致如下:

    接线员:下午好,我是玛丽,您有什么事情?

    迪迪:请帮我接运输部好么?

    接:我不一定能找到这个号码,我查一下目录,您是哪位?

    迪:我是迪迪。

    接:您在公司大楼里还是在……?

    迪:不,我在外面。

    接:你是迪迪……?

    迪:迪迪?桑德斯,我以前知道运输部的分机号,但我现在忘了。

    接:稍等。

    为了减少怀疑,在这里迪迪设计了一次谈话,让对方认为她是内部人员,熟悉公司的情况。

    接:您在哪里办公?主街商厦(Main Place)还是望湖大厦(Lakeview)?

    迪:主街。(停顿一下)电话是805-555-6469。

    有可能给运输部打电话后也得不到所需的信息,迪迪又要了资产部的电话,作为备用。接线员帮迪迪接到运输部,但线路正忙。于是,迪迪又问第三个电话,位于得克萨斯州首府奥斯丁的收款部号码。接线员让她等一会儿,并放下电话。接线员有所警觉了么?她在向保卫部门报告她接到一个可疑电话么?才不,迪迪一点都不担心。接线员只是有些不耐烦了,但这是她再平常不过的日常工作了。一分钟后,接线员拿起电话,查到收款部的号码,给迪迪接通。

    第二个电话:派基(Peggy)

    对话大致如下:

    派基:收款部,我是派基。

    迪迪:嗨,派基,我是橡木城(Thousand Oaks)的迪迪。

    派:嗨,迪迪。

    迪:你好吗?

    派:还好。

    迪迪接着使用企业内部的习惯用语来描述成本核算代码――给一个特定的机构或工作组分配费用的代码(译者注:常在报销费用时填写)。

    迪:很好。我有个问题问你。我如何才能找到某个部门的成本中心(cost center)?

    派:你必须联系到那个部门的预算师。

    迪:你知道谁是橡木城总部的预算师么?我在填表,但我不知道该填哪个成本中心?

    派:我只知道要找成本中心的代码时,打电话给预算师。

    迪:你们部门在德克萨斯有成本中心么?

    派:我们有自己的成本中心,但我们没有完整的成本中心列表。

    迪:成本中心的代码是多少位?比如,你们的成本中心?

    派:嗯,这样,你是9WC还是SAT?

  •  标签:  

原文链接:https://www.ceacer.cn/?id=87

=========================================

https://www.ceacer.cn/ 为 “Ceacer 网安”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