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骗的艺术-第四章-正面攻击――直接索取(二)

 2019-05-07    2621  

罗尼甘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他过去是一个收藏家,欠了不少赌债,如果不是这些赌债弄得他焦头烂额的话,他还会偶尔继续他的爱好。在这个故事里,他仅仅往一家音像店打了几个电话,就得了一笔现金。这听起相当不错,因为他的“客户”没有人知道如何设计这个骗局,他们需要像罗尼甘这类人的知识和才能。

      每个人都知道,当他们在牌桌上运气差或是犯错误而输钱时,是不会用支票来代替赌资的。可为什么我的这些朋友们还要跟一个没带钞票的骗子赌钱呢?不要问了,也许他们的智商有点儿问题,但他们是我的朋友,我又能怎么办?

      这个家伙没带钱,于是他们收了他的支票。让你说,他们应该开车把他带到自动柜员机那儿去吧?本应这样做的。但他们没有,他们收了一张支票,3230美元。不用想,这是张空头支票。还有什么其它可能呢?于是,他们给我打电话,问我能帮忙么?我不再用门去挤别人的手指了(译者注:指暴力手段),而且,现在有更好的办法。我告诉他们,我要30%的佣金,看我的本事吧。他们给了我他的名字和地址,我用计算机找到离他最近的音像店。我并不着急,先后打了四个电话来讨好音像店的经理,然后,我就得到了那个骗子的维萨卡号。我有一个朋友开了一间半裸吧(译者注:裸露半身的脱衣舞酒吧),用了50美元,把那个骗子所欠的赌资当做酒吧消费从他的维萨卡上划出,让他给老婆解释去吧。你认为他会找信息卡公司说他没有花这笔钱吗?好好想想。他知道我们知道他是谁,而且如果我们可以拿到他的维萨卡号,他会认为我们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因此,这件事没什么可担心的。

      过程分析

      汤米打给吉妮的第一个电话仅仅是为了建立信任,当真正的攻击开始时,她已经放松了警惕并认同汤米所声称的身份――另一家连锁店的经理。有什么理由不接受他呢?她已经认识了他。当然,仅仅是通过电话联系,可他们已经建立了工作上的友谊,那是信任的基础。一旦她认为他是可以相信的人――同一家公司的一位经理,信任感就已经建立,剩下的事就顺其自然了。

      米特尼克信箱

      建立信任的欺骗技术是社会工程学最有效的策略之一,你务必要考虑你是否真正认识与你谈话的人。在一些不常见的情形下,对方很可能不是他自己声称的那个人。因此,我们必须学会观察、思考和提问。

    主题变奏:攫取信用卡

      建立信任感,不一定非得给受骗者打上一系列的电话,如上文中讲述的案例。我想起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它建立信任感只用了5分钟。

      惊奇吧,爸爸

    有一次,我与汉瑞(Henry)和他父亲坐在一家餐馆。谈话中,汉瑞责怪他父亲把信用卡号像电话号码一样随便泄露给别人。

    “当然,买东西时必须使用信用卡号,”汉瑞说。“但是把你的卡号告诉一家商店,并让他们记录下来,那是非常不明智的。”

    “我只在音像工作室这么做过,”康克林(Conklin)先生说,“但我每个月都会查看我的维萨卡记录,如果他们多收费用,我会知道的。”

    “当然,”汉瑞说。“但他们一旦知道了你的卡号,别人就很容易弄到了。”

    “你是指不怀好意的店员么?”

    “不,我是指任何人,不仅仅是店员。”

    “你在信口开河,”康克林先生说。

    “我可以现在就打电话,让他们告诉我你的维萨卡号,”汉瑞立刻大声回应道。

    “不,这不可能,”他父亲说。

    “我可以在五分钟之内搞定这件事,就在你的面前,连桌子我都不会离开。”

    康克林先生看起来有些紧张,他自己感觉到了这种紧张,但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急促地说,并掏出钱包拿出50美元甩到桌子上,“如果你能做到你说的话,这是你的了。”

    “我不想要你的钱,爸爸。”汉瑞拿出手机,询问他父亲是哪一个音像店分店,然后打电话给查号台找到分店的电话号码以及谢尔曼橡树园(Sherman Oaks)分店的电话号码。接着,他打电话给谢尔曼?奥克分店,几乎用了跟上一个故事完全一样的方法,很快得到了经理的名字和分店的店号(译者注:如上文中提到的863分店)。然后,他打电话给登记着他父亲账户的分店,利用刚刚得到的名字和分店店号来假扮分店经理。接着使用相同的手法:“你们的计算机没出问题吧?我们这儿的计算机时好时坏。”听到了她的回答后他接着说,“嗯,是这样,我这儿有一位你们的客户想租一部片子,可我们的计算机现在坏掉了,我需要你帮忙查一下客户的账号以确定他就是你们店的客户。”

    汉瑞给出他父亲的名字,使用了一个稍有不同的方法,他请求对方把账户信息读出来:地址、电话,开户日期,然后说:“嗨,是这样,我这儿有一大堆等着的客户,他的信用卡和有效期是多少?”汉瑞一支手在耳边拿着手机,另一支手在餐巾纸上写。打完电话,他把餐巾纸推到瞪着眼睛、张着嘴巴的父亲面前,可怜的父亲看上去完全震惊了,似乎他的信任系统已被完全颠覆。

    过程分析

    当某个不认识的人询问你某事时,想想自己是什么态度。如果一个衣衫褴褛的陌生人来到你门前,很可能你不会让他进去。如果是一位衣着得体、皮鞋明亮、发型完美,举止优雅并面带微笑的陌生人,你可能就会放松警觉。也许他就是现实生活中的占森(译者注:电影《十三号星期五》中的杀人狂)呢?但你仍然愿意相信他,只要他看起来正当,手里也没有握着餐刀。

    米特尼克信箱

    人们习惯的认为自己在任何特定的事务中不大可能走进骗局,否则至少也得有理由相信这是个骗局。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权衡风险,然后假定别人没有恶意。这就是有教养人的一般行为,至少那些没有被操纵、利用或被骗过一大笔钱的有教养的人这样认为。在儿时,我们的父母告诫我们不要相信陌生人,也许在当今的工作环境下,我们所有的人都就应谨记这个陈旧的规则。 

    工作中,人们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请求。你有这个人的电子邮件地址么?最新的客户名单在哪儿?谁是这个项目本部分的分包商?请发给我最新的计划更新。我需要新版本的源代码。有时,做出这些请求的人你并不直接认识,或是公司其他部门的人,或是他们自己说是其他部门的人。但如果他们提供的信息是正确的,并且看来熟悉公司内情(“玛丽安说……”、“这里是K16服务器”、“……新产计划第26次修订版”),我们便把信任圈扩大他们身上,轻率的满足了他们的请求。

    当然,我们也许会有些困惑的问自己:“为什么这个达拉斯(Dallas)分厂的人想知道新的产品计划?”或是“说出服务器的名称会有害处么?”等等这类问题,如果答案看上去合情合理,对方的言行也比较可靠,我们便会放松警惕,恢复相信同事的习惯,并满足(有理由的)对方的请求。

    绝不要认为攻击者只会把目标锁定到使用计算机的人身上,收发室的人也可能是目标。“能帮个忙么?把这个放到公司内部的邮袋。”收发室的人可不知道它是一张带有特殊程序的针对首席执行官秘书的软盘。这样,攻击者本人就拥有了首席执行官的邮件拷贝。不会吧?这事情真得会在企业中发生么?答案是,绝对可能。

    一美分的手机

      许多人都在寻找好的机会,不达目的不罢休。社会工程师不然,他们找到办法使机会变得更好。比如,某公司进行一项诱人的市场优惠活动,社会工程师就会想办法扩大他的利益。

      不久以前,一家全国性的无线通讯公司发起了一个大规模的促销活动,只要你登记接受一种资费方式,便可以得到一部全新的手机,只收一美分。对于一个精明的消费者来说,在登记一种资费方式之前,有好多问题要问清楚。通讯服务是模拟还是数字的,或是两者结合?每个月的免费通话时间是多少?是否包含漫游费…… 等等,等等,尤其重要的是资费合同时限――你承诺的资费方式是多长时间,几个月还是几年?

    想像一个这样的情景,一位费城(Philadelphia)的社会工程师被通讯公司提供的一款十分便宜的手机所打动,但他讨厌与其捆绑的资费方式。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也许使用下面的方法来解决此事……

      第一个电话:泰德(Ted)

    他首先打给位于西吉拉德(West Girard)的一家电器连锁店。

    “电子商城,我是泰德。”

    “嗨,泰德,我叫亚当。是这样,我在前几天晚上,跟你们的一个男销售员谈到一个手机,我说一旦决定了就给他打电话。可我忘了他的名字,你们值夜班的人是谁?”

    “不只一位,是威廉么?”

    “不知道,也许是吧。

  •  标签: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原文链接:https://www.ceacer.cn/?id=92

=========================================

https://www.ceacer.cn/ 为 “Ceacer 网安”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